您的位置: 宁夏信息港 > 生活

流浪的日子里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58:03

命运让我遇上了一个暴君,在无数次的隐忍、退让后,我得到的仍然是来自那个男人(这个男人暂时还是我的老公)的野蛮的摧残。一个寒冷的冬夜,忍无可忍的一次折磨后,我义无返顾地选择了离家出走。————题记      躺在租住的40平米的老式套房里,面对陌生的环境,怎么也睡不着。几天以来的奔波,虽然找到了一个安身之地,可痛苦与屈辱无时不在齿啮着我的心,灭了灯,任哗哗的泪水肆无忌惮地在脸上浇灌。外面,邻居家的小狗狂吠不停,我的思绪也飞回到那个疯狂的夜晚。    (一)那一夜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夜晚,象往常一样,我下班回家就匆匆做饭,其间,老公电话说有应酬,不回来吃了。饭好后,我唤上80高龄的老母,还有暂时寄居我家的侄女,一块用餐。饭后,我刷好碗,再洗了一个澡,接着洗好衣服,为时已经八点半了。看看新闻已经结束,我便让出电视随母亲与侄女消遣,自己坐到电脑前,准备看看文学网站。  打开电脑不到十分钟,老公吆喝着我的名字回家来了。闻到浓浓的酒气,我意识到老公喝多了,便装出很轻松的样子,问他哪里用餐的,和谁谁一道。老公还没来得及回答我,那个一起吃饭的朋友便打来电话问老公在哪,我听出了声音。接完电话,老公眼睛里好象有火,快要燃烧的样子。我问老公:怎么呢?老公说:他要吃淹鸭蛋。我不解地问:晚餐刚吃,怎么了?老公坚定地说要吃,还说要我一块陪他吃。我一边穿鞋(当时正烤着电暖器),一边唤侄女蒸鸭蛋。老公汹汹的说要我蒸,我就快速下楼到厨房去了。接着,老公又说,他的棉袄上有一块油渍,让我给他清洗,我仔细辨认,大约隐隐的黄豆那么一点,想到次日周六不上班,就说:明天吧,白天看的清楚些。谁知,老公和我拧上劲了,非得晚上洗。晚上洗就晚上洗吧,我不是十分情愿地让他把衣服脱下来给我。可这会,我始料不及的是,老公大发雷霆了,他上楼去砸了电脑附件,接下来又砸了取暖器,锅里的鸭蛋连着锅也砸的一塌糊涂。可怜的母亲与侄女很少看到这样的场面,吓的缩成一团。我气愤至极,准备出门去问寻他一起喝酒的朋友,到底为了什么。可老公一把推倒了我的车子,将我拖回客厅,继续发着他的淫威。母亲无可奈何,一会跪着求他息怒,一会又喊邻居过来劝和,可了解老公脾气的邻居没有一个出面。  这档儿,我偷偷地打了个电话给他那朋友的妻子,希望她来劝说一下老公。一会,朋友的妻子过来了,老公更加怒不可遏,桌子上所有的茶杯、器皿,一件接一件地向我飞来,母亲奋不顾身搪在我与老公中间,朋友的妻子也竭尽全力劝阻,可我的头上、鼻梁上还是防不胜防地凸起几个肿块。当老公砸累了的时候,老公那所谓的朋友接二连三打来电话,让他的妻子回去,母亲无助的眼神看着我,我能怎样呢?朋友的妻子走了以后,老公的戏也接近尾声。母亲、侄女不放心我“与狼共舞”,非要我和她们一起睡,其实我哪里能安睡呢?我一心只想逃出门去,找个人分担我的痛苦,老公威胁我,出门了就永远不要回来。我按照老公的意思,写下“不再回来”的字条后,冲出了家门。    (二)出走    骑着我的破车,逃也似的离开那个疯狂的男人,还有那个疯狂的家。擦擦脸上的泪水,我发觉车灯打不开,近视的我,不知道把车开往哪里。犹豫的瞬间,我想到了和老公晚上在一起喝酒的那个朋友,遂想到他家里,了解一下老公发火的由头。路很近,只几分钟就到了,开门的是老公朋友的妻子,也就是前面那位到我家劝和的那位,一个贤惠得感天动地的女人,在这之前,我曾经把她作为我学习的榜样。因为刚刚从我家战场下火线,她不是十分热情地迎我进屋,到了一杯水给我,然后无语。我径直自己找个位子坐下,接着问起老公那位朋友,晚餐的情形到底如何,朋友顾左右而言他,全然不顾我当时的心境。其实,我知道这位朋友是一个怎样的角色,平时在家里大男子主义,并时不时地把他的作风带到单位或社会,影响那些所谓的酒肉朋友。其中我的老公就是他的一个不折不扣的徒弟。我之所以去他家,也就是想窥看一下他的内心到底是如何的阴险。朋友的妻子摄于他平时的淫威,并没有留我过夜的意思,这是我预料到的。  家是不能回的,为了那瑟瑟发抖的身躯有个安顿的地方,我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位平时要好的朋友的电话,告知我将到她家去。其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准备歇息的朋友本能地意识到事情的不妙,马上说到路上接应我。我怀着感激的心情,骑上我那没有车灯的破车子,摸索着往朋友家前行,接到我时,朋友很心痛,并告知我,先前我去过的那家也打了电话给她,只是不象关照的语气,分明带着打击我的意图。我感叹:人心多么险恶!可惜,我的老公却怎么也识不破他。  到了朋友的家,朋友依次为我弄好喝的、洗的热水,接着又开始为我铺被条,并陪我在一个房内就寝。只是周身透凉的我,睡到下半夜也无一丝暖意。  天亮了,两眼肿肿的我,不得不早起,因为还得到乡下去应酬公务,朋友不忍,坚持弄了早点让我暖暖身子再下去,我依了朋友。  下乡途中,我的眼睛迎着风莫名的酸痛,心里想到可怜的母亲,一阵阵紧缩。    (三)母亲    母亲今年快80了,母亲一生多灾多难。  年轻的时候,儿多母苦,母亲几乎是嚼着糠窝窝与山野菜把我们带到世上来的。不过,母亲自己并没有把这当作的苦痛。在母亲的心里,不能忘怀的是她的几个儿女中途夭折。当我的一个哥哥17岁离母亲而去的时候,母亲几乎奄奄一息。为了安慰一病不起的母亲,我跪在母亲的床边,发誓我不会远嫁他乡,我将陪母亲到老。母亲摸着我的头,凄然一笑,自后,母亲慢慢起床了。  工作一年后,我开始恋爱了,对象是现在的老公,外地人。为此,父母忧心忡忡,生怕我远走高飞,迟迟不做答复。看着同样闷闷不乐的我,母亲生怕再出意外。在父亲的饭桌旁,睡枕边,母亲尝试着努力做我父亲的工作,一边让我保证履行当初的诺言,终于,我走进了老公的生活。  婚后一年,我的儿子降生了。因为离婆家较远,母亲欣喜地把我和孩子接到她的身边,侍侯我过月子。儿子天真的童年也多半是在外婆家度过的。也因此,儿子对外婆的感情很深,比对他的奶奶多出好几倍,因为奶奶没有带过他,那时他奶奶要侍侯病危中的爹爹。  晚年的母亲,送走了我的父亲,自己已经白发苍苍了,我以为母亲应该能安静地走完她的余生。不想,母亲却又一次要经受着生离死别的煎熬。  就在母亲过完76岁生日不久,母亲小的孩子,我的弟弟,突然得了重病,当医生宣判弟弟死刑的时候,我惊讶得不知怎样向母亲汇报。后来,通过我与家人的努力,还有医生的细心治疗,弟弟勉强活了两年,当所有的人都无回天之力的时候,弟弟还是撇下他的母亲与孩子,撒手西去了。  弟弟去了的时候,母亲因重病,转移在姐姐家。后来,我们索性瞒着母亲,说弟弟还在外地治病。母亲信以为真,天天求菩萨保佑弟弟能够恢复。可离家很近的姐姐家,随时可能暴露弟弟已死的真相,因此,母亲又在强烈的晕车折磨中,转移到了我家。  可如今,我可怜的母亲,面对女婿对女儿这样的野蛮行为,那颗脆弱的心怎么承受得了呢?想到辛酸处,泪水又潸然而下。  碍于母亲在,我不好和老公摊牌。因此,我作出了一个恶毒的计划:顾不得母亲可能知悉弟弟的遭遇,我决计把母亲暂时送到乡下的姐姐家。    (四)徘徊    送走母亲后,我本能地拒绝再回到那个伤心的家。那里,有我的恐惧,有母亲的惊吓,更重要的是,可怜的母亲,让我草草的送回乡下,下班后,见不着母亲,我会更加难过。  我再一次来到让我留宿的朋友的家,朋友推掉了与同事的约会,专门赶回家做饭我吃。这让我很过意不去。朋友做饭的同时,一直为我愤愤不平,骂我的老公缺德,同时也诤怪我太懦弱,说我是被贤惠倒卖了。我木然地坐在朋友为我搬来的小凳上,晒着阳光,一言不发,我知道朋友是为我好。  吃过饭,我拨通了老公的另一个似乎算要好的朋友的电话,想让他做做老公的工作,改改那臭脾气。那位朋友,同意约见我,可地点在一家棋牌室,我去的时候,几个牌友正迫不及待地在那摆牌,朋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牌友们回避一下,匆匆听完我的诉说,麻将便哗哗作响了。  从棋牌室出来,我似乎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感觉。定了定神,我想起来,可以到上班的地方歇歇脚。晕忽忽的朝单位的方向走,路上经过另一个女性朋友的家,心中突然一亮,晚上可以去她家凑合一下,遂不由自主把电话打过去,朋友接了电话,说是在亲戚家,让我晚上过去,心里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在办公室,打开电脑,和网友们语无伦次地聊了几句,索然寡味。挨到下午五点,天已近黑,关了门,准备去约定的朋友家,可经过她家的时候,窗户黑咕隆咚,我知道朋友没有回来。站在大街上,我侥幸地希望先前留宿的那个朋友会打来电话,那样,我终究有一个可以去的地方,不至于在大街上碰上熟人难堪,可是,我失望了。继续无目的地往前走,“到哪儿去呢?怎么办呢?”,当我一遍又一遍这样寻思的时候,侄女打来了电话:姑姑,你在哪里?“啊,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我几乎带着小跑来到侄女的蜗居里,侄女对那夜的疯狂心有余悸,一脸的惊吓。侄女哀求我不要四处奔走,就在她的宿舍歇息,我当然同意,因为此时我已无任何地方可去了。  侄女在这之前早已为我买好了牙刷之类的洗浴用品,看到我的到来,侄女多少有些欣慰。侍奉我洗刷完毕,侄女用她的电热袋充好电,放到被窝里,再请我上床。睡到侄女不到两尺宽的单人床上后,侄女几乎没有地方可睡了,但她还是高兴的不行,她把两张椅子搬到床边,以免被条滑落地上,然后她挨着我躺下,我们几乎是折身才能不掉下去。  熄灯后,其实我们都没有睡意,各自想着心事,也许内容差不多。但无论如何,今夜的这一小方栖身之地,还是让我感到无比温馨与亲切,“哦,危难之际见亲情”,这是那夜直至现在我深刻的感受。  约九点钟光景,下午约定的朋友来电话了,让我去她家休息。我哭笑不得:我睡下了呢!但还是很平静很客气地说了声“谢谢”,因为,我不知道我的流浪生涯何时结束,说不准哪天还要去麻烦人家的。    (五)寻租    经过了四天的流浪后,我颇感自己有找个安身之所的必要了。为了不引起同事与朋友的惊讶,我借给侄女找房为名,到处打听哪儿有房出租。  说实话,这次决意出来租房,我是下了很大决心的。在这之前,我和老公每每闹了不愉快,,我都息事宁人,为了老公的面子,也为了自己的面子。一个不大的小城,哪儿都是熟悉的朋友或同事,谁愿意这样从一个好端端的家里搬出来,颜面丧尽呢?再说为了双方的家庭,特别是父母,谁忍心让他们担心不安呢?还有孩子,无论失去的是父母中哪一个,都意味着爱的分解。所以,这之前的夫妻矛盾时,我总是隐忍着,逆来顺受。  即便这次,我仍然是边等边观望,我希望老公能知错而改,哪怕信息上说声“抱歉”也行,我失望了;我希望我拜托的那位老公的朋友能从中干预一下,我还是失望了。无路可走的我,咬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去租个安身之地了。        (六)后记  文中的“我”是我的一个朋友,根据她的经历,我粗粗地记录了下来。希望此文能引起大家对家庭的珍惜。 共 443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造成勃起功能障碍的因素有什么
昆明治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检查方法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