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夏信息港 > 体育

九尾妖狐正传

发布时间:2019-06-27 12:02:54

赵芷打了个哈欠:“呵啊——大姐?怎么这时候给我打电话过来?我这儿正洗澡呢。”“放屁!”白欣如忍不住爆粗口,“你他妈的打哈欠呢,我赌你九成九是在和女人睡觉!快点帮我查!”赵芷唉声叹气叫唤:“哎呦我的大姐啊——你知道还不让我安生?你要情报去找素尾情报队的小刘啊,我疾电队不负责情报这一块啊。”白欣如恨恨地磨牙:“你自己都说了你是疾电队啊,疾电队胜在动作迅速,我要立刻得到情报,不找你找谁!懒得和你磨叽,快快快,我给你多五分钟,不然你就等着被扔海里喂鲨鱼去吧,或者喂我的狼。我这等着救命呢!”赵芷虽然哀哀叫唤,但也撂下了电话办事去了。过了大概五分钟,他终于重新拾起了电话:“找到了,西郊里贤路。”通完电话,白欣如飞速冲出了牢房。“你去哪儿——”小曼在身后喊。白欣如头也不回。====================================里贤路。白欣如率人赶到的时候还是晚了。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幅惨不忍睹的画面,好几个杀手都忍不住找地方狂吐。因为里贤路一带人烟稀少,况且又是两股黑社会势力火拼,平民百姓惹不起,只能能躲多远躲多远。尸体,满地的尸体。有好几具尸体被砍断了手和脚,小路上一片狼藉。地上满是未干涸的暗红色的黏稠血液,夹杂着一些被砍下来的身体组织:耳朵、鼻子、手指、皮肉……甚至还有脑浆,红的白的黄的糊了一地,地上有几具尸体差不多成了尸块碎肉。猛虎堂小堂主的尸体混在其他一堆尸体里,他的手上握着一把小巧的匕首,沾满了鲜血,临死仍握着那只手机。他瞪大的双眼仿佛还在诉说着不甘与绝望,直直的目光没有焦距,但白欣如觉得他深邃的眼眸似乎一直望向远空,望着总部所在的方向。他死不瞑目。他虽然只是小小的一个堂主,但白欣如和他已经有三年的交情了,他直爽的性子颇得她赞赏,两人几乎可以算是至交。现在,他的尸体就这样出现在她的面前,令她悲恸又愤慨。白欣如单手支着脏兮兮的地面,半跪在地上。周围的阵阵血腥味刺激着她敏感的嗅觉神经末梢,令她忍不住想把胃里的东西全吐个干净。冷。很冷。她觉得浑身似浸在冰水里一样,刺骨寒意从脚底丝丝往上冒,钻进心里去。全身都冷得难受,只剩下胃里像有一团火,叫嚣着要焚空一切。终于,她呕出一滩呕吐物。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她刚进妖狐的时候。那时,她什么都不懂,不知道怎么打架、杀人。所以,她每天的任务就是训练。训练的内容并不像普通人那样练习跑步搏击什么的,而是——生死战。她天接受训练时,对方就是拿着一把刀直直向她砍过来。她逃,他追。她被砍成重伤,幸好保下一命。从那时起,她每次训练务求将对方击杀。经过一天天的时光飞逝,死在她手上的人,不计其数。每次杀完人,看着他们临死不甘的表情,她都会好一阵茫然。

黄石医院治白癜风好
沈阳的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
肇庆治癫痫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