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大人和小孩都不会处理情绪,更多时候只是生气

从习以为常的小事思考教育

这是发生在蜂窝儿童大学夏令营中的一个插曲故事。

我们接到了来自青旅工作人员、青旅住客、隔壁青旅等各方人士的投诉,理由是营员们的吵闹影响到了其他人,青旅甚至可能会因此收到网络上的差评。

我们在得知消息后,和营员们进行了一次紧急作战会议,将真实世界的麻烦和问题摆到了他们面前。

最后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讨论,营员们用自己的勇气和能力承担起了责任,共同决定当面去给青旅工作人员和隔壁青旅道歉,并把亲手写的道歉信贴在了青旅的各个公共区域,最终得到了大家的谅解。

01 没有一个人直接来到孩子们面前

在麻烦逐渐被解决的同时,我们留意到了一个现象——根本没有一个“大人”在受到影响时,亲自来到孩子面前告诉他们:“你们的吵闹影响到我了。”

是的,我们成年人已经习惯了这样传递自己的不满和投诉:不高兴了就先告诉青旅的工作人员,青旅的工作人员再告诉小蝉舰长,再由舰长们传达给孩子。

层层的传达导致孩子们接收到消息的时候一脸茫然:我是真的没有意识到啊。

这意味着孩子们需要回顾自己做了什么,还要凭空想象住客们当时的情绪和反应,努力补齐那些在传递过程当中丢失的情绪信息和事实信息。

而这个信息处理量对于孩子来说是巨大的。

在这种情况下,孩子们依然能够毅然承担起自己的责任,用行动给自己给他人造成的影响而道歉,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依然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大人们的不满和愤怒没有亲自传达给孩子们?

管孩子是要靠吼的——这个观点相信会被不少成年人认同。

大人并没有说“因为你们的吵闹,导致我现在没法好好休息,所以我现在很生气,希望你们停止吵闹的行为”。

而是选择把音量提高,吼出“你们不要再吵了”的命令,双眼怒视孩子,甚至加上一点肢体动作,孩子绝对是能够被吓到的。但是,孩子除了被吓到以外,还能感受到什么吗?

成年人向孩子宣泄的脾气只能让孩子感到害怕,孩子是因为害怕而遵从大人的命令,而不是真的理解自己的行为造成了什么影响。

就在上个月,一个妈妈就因为狂吼式的教育方法而上了新闻:

这位妈妈同样是用发脾气的方法来震慑她的孩子,想让孩子好好完成作业,她的吼叫声让整个小区都和她的孩子一起上了一节英语辅导课。

不仅孩子承受着这样的吼叫所带来的巨大压力和恐惧,周围居民的休息也受到了影响,然后其他人也相继有了情绪,逐渐变成了社区热议的矛盾……

大人们沉迷于用脾气、呵斥、大音量来宣泄怒火,失去了精准表达自己情绪的能力,结果就是情绪像涟漪一样扩散了出去,造成了更大的麻烦。

02 大人们也没有直面自己的情绪

回顾我们的成长历程,我们对情绪使用的动词都是 “控制”、“化解”、“管理”,也就是说情绪本身被我们当成了不可被接受、非理性的精神野兽。

我们在小时候感到伤心、难过、愤怒、不满的时候,也会被家长们的脾气压制,或者被教育要迅速平复自己的心情。

慢慢地,我们就开始学会了抗拒情绪,跳过了感受自己情绪和接纳情绪的步骤,直接去寻找解决情绪的方法。

事实上,我们在心理学畅销书、报刊、知乎上学会的方法并没有直接化解掉情绪,它们只是被压制、被否认、被忽略了。情绪在语言中失踪,直接转化为了语气、表情、动作等肢体信息,语言里就只剩下命令和要求,可是一切的背后依然是情绪在驱动。

我们不愿意接受情绪,但想要解决情绪,这种矛盾就意味着我们想要解决造成情绪的人和事——针对他人的脾气就爆发了。

然而,当发脾气都无法让情绪过去的时候,一切都会开始崩坏。

同样是辅导孩子做作业,在今年的5月,一位母亲竟然“气到跳河”。

这件事情的情绪发生过程是:妈妈有辅导孩子作业的压力,因为孩子的作业表现不如预期,妈妈对孩子感到不满和愤怒,甚至怀疑自己的教育是否出了问题。她被这一股“气”驱动着,最终选择了跳河。

家长不满意孩子的学业表现,因此不断地发脾气,最后不仅伤害到了孩子,伤害到了其他人,还伤害到了自己。

很显然,大人们在感受、接纳、表达情绪的过程中遇到了重重阻碍,愤怒和悲伤等情绪明明那么难受,但我们却无法准确地感受到他们,也无法意识到情绪是如何操纵我们的行为和生活,最终给其他人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03 和孩子一起沟通彼此的情绪

在这段夏令营的插曲当中,住客们其实是不好意思站到孩子面前直接表达情绪的。

直接向孩子们说出来自己受到了影响、感受到了生气,相当于承认了自己是有情绪的,而且还要和陌生的孩子进行情绪上的交流,经验告诉他们没必要这么做。为了回避这个直面自己情绪的尴尬时刻,他们就选择了让别人来帮忙制止孩子的吵闹行为。

他们可能并没有把孩子们当成是独立、完整、可以沟通的个体来看待。他们认为孩子是失控的、缺乏教养的“熊孩子”或者“神兽”,基于这种偏见,更加不会愿意将自己的情绪直接告诉孩子们,也就放弃了沟通。

大人们有一点羞于面对自己的情绪,又有一点不屑于和孩子表达情绪,最后又不得不解决自己的情绪,导致情绪带来的问题总是在最后一刻才在孩子身上爆发。

然而,孩子们用行动证明了,他们其实是可以做出选择、承担责任的独立个体,不是需要管教、惩罚的“神兽”。

因此,在忍耐和爆发以外的第三条路是,我们可以和孩子一起学会沟通情绪,把每一次情绪的出现都当作是一个简单的成长过程。

当爸爸妈妈有情绪的时候,蹲下来,直面着孩子说:

“因为你做了xxx,我现在有xxx的情绪,这种感觉很难受,所以我们需要彼此冷静五分钟再回来讨论这件事。”

这是一个简单而快速的成长练习,也是我们一直以来都缺失的表达方式。

当我们这样去和孩子沟通的时候,第一,孩子能够感觉到自己是一个被尊重的独立个体,因此更愿意承担自己的责任,第二,我们可以在互认彼此的情绪的基础上,讨论面对冲突或问题我们该怎么做。

情绪是人类完整性的一部分,它不可被忽视或压制,最重要的第一步是先去承认它的出现和存在。我们彼此承认情绪的存在之后,才能把对方和自己都当作一个完整而真实的人,而不是一个输入指令就会输出行动的机器。

孩子和大人们将会在接纳情绪的过程当中,一起逐渐成长为一个丰富、立体、真实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