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夏信息港 > 时尚

末日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9:11:24

我瞪着眼前的政治部军官,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虽然我很想让我的拳头和他的鼻梁骨来一次亲密接触,让他尝尝惹怒我的下场是什么滋味,但是理智告诉我对自己的长官使用暴力会被处以三个月的禁闭,在不见阳光的小黑屋待上三个月可实在不好受。  但我还是不能容忍这个娘娘腔在我面前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痛恨这种弱得跟娘们一样只会耍嘴皮的男人。我走到他的面前紧挨着他停下,胸前的衣服几乎要擦着他的鼻头,一米八五的身高让我能够居高临下得跟他说话,对于这样的人我很喜欢用这种方式来进行交流。  “长官阁下,刚才您的话我听得不是很明白,您能不能再重复一遍。”我慢条斯理的说着,说话的同时紧盯着他的眼睛。  娘娘腔——罗格斯国家安全部联络官雷曼并没有像我预料的那样恼羞成怒,而是抬起头对我微微一笑:“士兵,我想我刚才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如果你的听力没有问题的话。”  他皮肤白皙,脸部线条柔和,看上去像是普罗西马附近伊斯克地区的芬兰-土耳其混血儿,身材有些偏瘦,整个人的模样像是个小职员。他的眼神也很平淡,在直视我的时候也并没有慌乱。  不过这在我看来无非是在装样子罢了,作为一名强者,对方拥有什么程度的修炼等级我都能敏锐的感觉到。一个毫无力量的普通人,也想在我面前装大爷?  站在他身旁的两名手下见我对他们的长官如此无礼,对我怒目而视,同时他们的右手已经摸在腰间的军刀。不过他们并没有下一步的行动,我仅仅是对自己的上级没礼貌而已,并没有实质的暴力行为,所以他们不能对我怎么样。  雷曼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又说道:“刚才我已经下达了任务指令,那是军部的命令,如果你违抗命令的话,下场会很惨。”  呵呵,真可笑,下场很惨?你以为我是刚进军营没俩月的新兵蛋子啊,像你们这种人所下达的那些所谓的任务指令,我完全可以无视。真不知道这个娘娘腔从哪来的勇气站在我所隶属的皇家空勤团阿尔法行动小队的临时宿营地的。如果我吹一声口哨,周围的弟兄们随时能够一拥而上把他揍成猪头。  就在十五分钟前,我们小队整装待发,正要乘坐武装空艇于凌晨赶往战争前线。由于盘踞在达克尔省的反政府武装单方面撕毁和平协议,向政府军发动突袭,趁着政府军手忙脚乱的时候,那些连字都不识几个的野蛮人占领了共青镇和基兹利亚尔两个重要城镇。上面给我们下了死命令,务必要在凌晨5点以前摧毁反政府武装在基兹利亚尔设立的临时指挥部并活捉他们的指挥官兼精神马可洛夫。  但是就在这紧要关头,这个令人生厌的家伙出现了。说什么国家安全部部长要召见我,还说什么要另外给我安排机密任务。真是可笑,我们皇家空勤团是直属于总统的特别行动部队,你们国家安全部算哪根葱?我们为什么要听你们的命令?根据军部下达的法令,我并没有义务去听从眼前这个娘娘腔所下达的命令。  雷曼就这样看着我,他的眼神似乎在说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  我俯下身,凑到他的耳边说:“傻逼,回家吃屎吧。”  说完,我头也不回的向帐篷外走去。现在离登机还有4分钟,我还要跟着部队去往基兹利亚尔,那里才是我的归属。  刚往外走两步,我就感觉一道气劲猛然袭向我的腰间,还没来得及转身反抗,一股强大的电流已经冲进了我的体内。  狗娘养的竟然偷袭!  那股电流在我体内肆意游走,浑身的肌肉因为麻痹而完全放松,不等我转身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一下子瘫倒在地面上。  我凭着一丝力气把头扭向一边,看到雷曼就站在我的身后,在他张开的左手上还残留着正在慢慢暗下去的雷光。  “你……竟然……”我已经说不了话了,只能用眼神表达我的愤怒。  他无视我的目光,径直朝外走去,同时他冰冷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带走,我们没时间了,部长大人已经不耐烦了。”  紧接着,我的后脑遭到重击,我失去了意识。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处身于一间办公室内,几根军用绳索牢牢地把我的身体绑在一只椅子上。办公室内除了我还有三个人,两名安全局的特工和坐在我面前的他们的顶头上司多洛雷斯。  多洛雷斯戴着金丝眼镜,留着络腮胡,额顶的头发剃得很干净;他的脸型很长,眼睛较小,因为他现在微微笑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斯文败类——这是我无论何时何地见到他都会产生的反应。  “奥利弗·奎恩,23岁,皇家空勤团二团E连阿尔法行动小组成员,3043年入伍……”他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份文件,用很慢的语速念出关于我的一些个人档案,说话的同时保持着一成不变的绅士笑容。在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玩味两个字。  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我开口道:“难道部长大人把我招来就是要探讨我的从军简历?看来部长大人的工作很清闲啊。”  他并没有说话,对着他的两名手下招了招手。那两名特工会意走过来给我松了绑。因为长时间的捆绑导致血流不畅,我的两只胳膊变得很麻木,当绳子松开的时候两只手掌内满是针扎般的疼痛。  “不好意思,因为时间紧迫,我的手下为了把你带来见我,办事有些粗鲁了。”  “呵呵,是啊,国家安全局的人办事可真够粗鲁的。”  他也不跟我废话,直接开门见山:“我这次叫你来是有一个极为机密的任务要交给你,本来除你之外还有其他人选,但是那些人都在较远的地方执行任务,一时半会回不来,所以只好找你了。”  我一声冷笑:“部长大人不会不知道军部法令吧?你们国安局没有权利调动我们,我们也没义务听命于你们。”  多洛雷斯笑了笑,放下手中的文件又从桌子上拿起另一份走到我面前:“看看吧,总统的印章你应该认识。”  看到这份文件的一瞬间,我心想这文件是伪造的,但当我看到总统的印章之后我不得不接受总统暂时把指挥权交给了这个叫多洛雷斯的人的事实。文件中很清楚的写到任命多洛雷斯为这次任务的总指挥,调动身边所有能够调动的资源,以完成这次任务。看来是我太自作聪明了,那个娘娘腔并没有骗我。  关于任务的详情,这份文件讲述的很详细。反政府武装在占领共青镇的时候,很意外的攻占了一个政府的秘密地下实验室,那是苏霍伊生物研究院下属的一个实验室,正在研制一种生化药剂。很不巧,这种代号OTJ4869的生化药剂刚刚研制成功,还没来得及送往莫斯科就被反政府武装占领了。所幸,那些文化低下的恐怖份子并不知道这种生化药剂的价值,只是把实验室里的研究员绑起来做了人质,要求政府兑换赎金。而我的任务很简单,单身匹马杀进去,取出药剂然后丢下一颗“火神之怒”火系魔导炸弹返回就行了。  “这次的任务很特别,完成之后你会被‘注销’,换上一个新的身份在一个新的地方生活。放心,你的家人我们也给你安排好了,到时候我们会付你300万星元作为奖金,这些钱够你花一辈子了。”多洛雷斯点上一根雪茄,慢慢吸一口,朝空中吐出一个烟圈,“你同意的话,在文件上签上你的名字就行了。5分钟后出发,我们的人会带你到指定地点,那里有你这次任务所需要的所有装备。”  “OTJ4869……那是什么东西?”  “这个东西你不需要知道,你只管做好你的事就行了,士兵。”  我总算知道那个雷曼为什么那么让人讨厌了,有什么样的上司就有什么样的下属,他们在一个部门工作真是应了那句话——物以类聚。但我很在意另外一件事,他们的实力还真是深藏不漏,刚才雷曼竟然在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偷袭了我,作为已经达到Level7的战士,我对这个国安局产生了一丝恐惧。  5分钟后,我跟着几名特工坐上了雄鹿武装运输机,在飞机上我补充了武器装备以及情报。  那群来自哈萨克草原的乌合之众根本就没有战斗力,聚合了东突厥圣战组织和基地组织的反政府武装在我眼里完全就是一盘散沙,要收拾他们还不跟玩泥巴似的。在共青镇他们一共有两个团的兵力,防线很松散,大部分都是普通人,有几个别的修炼者也仅仅只是Level5的实力,对上我也只能是被碾压的份。守卫那个地下实验室有50多个人,其中修炼者3人,武器装备也都是较为普通的武器,情报显示没有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特殊单兵武器。看来,这个任务的难度连A都达不到。  到达指定地点,他们把我放下来。跳下飞机之前,他们给我下了指令:“你只有八分钟的时间,时间一到我们就会离开。十分钟之后,远程对地导弹就会覆盖这一区域,到时候这里将会化为一片火海,如果你在规定时间内没有返回,那就自求多福吧。”  放心,对于这种任务,我只需要5分钟就够了。  落地后我迅速矫正了魔导机动装甲上的雷达术阵,读取了目标的位置信号,我现在离一条河不远,而目标就在河的对岸,与我的直线距离是30000米。我的位置不对,连接任务日志后,在头盔内部的雷达术阵上目标的信号闪耀在预定地点的极南处。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处于任务日志所标记的指定地点,我的地点太靠北了,离预定地点还有5000米的直线距离。  “你只有八分钟的时间……”我想起了刚才那名特工说的话。  混蛋,敢阴我。  我转身对着已经快要消失在夜空中的运输机竖起中指,然后开始了行动。  把装甲调整为跳跃模式,开启光学迷彩,我朝着目标飞跃前进。有了装甲的帮助,我很轻松就能一跳就是上百米的距离,而且还能连续跳跃。如果不穿上装甲,我能轻松越过70米的距离,但是在落地时会有很大惯性,但是有了装甲,在魔导术阵的作用中,地面就变成了充满弹性的蹦床,我就能不断地在上面跳跃。  很快,我便过了河进入了作战区域。这里是共青镇的郊区,有好几处大型的厂房,从地图来看,应该属于工业园区,目标就在一处厂房的地下。在园区的道路上,我看到了一些战斗装甲车,这些装甲车分散在各个路口,周围都是一些临时搭建的防御工事。通过雷达,我发现在通往城镇的几条高速公路之间有远程火炮的信号,在离火炮不远的地方竟然还有防空武器,虽然是已经被罗格斯淘汰沦为三流的沙蚁魔导地对空导弹,但是对于低空飞行空艇仍然是不小的威胁。  怪不得这些人能够在短时间给政、府军制造麻烦,看来是有些手段,竟然能够弄到这种武器。  接近目标的过程很轻松,轻松的都有些枯燥。因为是处于凌晨时分,大部分人们都在睡觉,少数的岗哨并不能发现处于光学迷彩状态的我。  来到目标所在的厂区,我看到一个理想目标:一个高高的水塔,而水塔上没有岗哨。我来到水塔下看了一下,怪不得上面没有岗哨,原来这个水塔的梯子从中间断了,如果不是修炼者,没人能上的去。调整装甲进入飞行模式,我很轻松就上了水塔。  根据雷达显示,在我周围的高处岗哨有3个,低处有2个,还有3个人是巡逻队,他们负责在厂区一侧的道路上巡逻。  此时那三个巡逻的人正好走到厂房的一个侧门处,那个侧门我已经标记为撤退的路线,所以他们三个是我首先要干掉的目标。  打开武器箱,拿出狙击枪的零件组装好后,我通过瞄准镜对准目标扣下扳机。一个短促的三连射,那三个人倒在了地上,瞄准镜横移,随即锁定下一个目标,加有黑铁和秘银的特殊炼金弹头悄无声息的穿过对方的脑袋。随后,剩下的岗哨都被我一一干掉。  干掉岗哨之后,我设定好狙击枪的自爆程序,把枪扔到了水塔下,这将是我撤退时很好的助力。然后我飞下水塔,进入了厂房。  里面的人都在睡觉,也省得我费力气去划断他们的喉咙。找到地下室入口,我用特工给我的密码轻松进入了实验室。实验室里倒是有几个醒着的,在一条走廊中有4个男人正在强暴2个女性研究员。  两个女孩看起来很年轻,身材姣好也就二十来岁,浑身上下被剥得精光,白皙的皮肤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略微刺眼。她们的两只手被拉开绑着吊在空中,4个男人分别站在她们的前后抱着她俩的身体激烈的耸动着。女孩的嘴被堵住了,只能发出模糊的呜咽声,男人时不时哈哈大笑,用粗俗的语言表达他们此时的快感。  我承认我在看到这两个女孩的时候,动了恻隐之心,但我是一名士兵,在执行特殊任务,任何无关任务的因素我都不会去考虑。而且他们所处的位置,正好挡了我的道,那我就只有杀了他们。  我拔出军刀轻松解决那四个男的,女孩们感到身体一轻,用惊恐的目光看着我。她们当然看不到我,在光学迷彩之下她们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一片光晕。我给她们两个注射了精神毒剂,她们会在睡梦中安然死去,这或许是一种解脱。  之后我就再也没看到其他醒着的人,直到我找到药剂所在的存储室,有两个人正在翻看电脑似乎想要查找什么,于是很自然的他俩成了我的刀下亡魂。  找到OTJ4869药剂的密封盒,对照了上面的封条确认无误,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半。取出带有定时装置的火神之怒,设定时间为3分钟,如果有人见识过这种炸弹的发出的强光就会知道这是禁咒武器。当然这只是个小家伙,只有2000晶的当量,爆炸所产生的温度和压力只比禁咒的临界值低一点。说实话,我也不想搞一次巨型禁咒,部队里谁也不乐意和一个制造了大惨案的家伙睡上下铺。爆炸只需要把这片厂区夷为平地就行了。启动炸弹后我离开了实验室。 共 715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治疗精囊囊肿的有效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哪家治疗男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