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夏信息港 > 旅游

身后有大能 第七十八章 轮殴

发布时间:2019-09-26 03:02:34

身后有大能 第七十八章 轮殴

“不可能!”

梁英眉头一皱,身上气息如浪涌,竟有种排山倒海之势,朝曲星压迫而去,与此同时双手将命牌合于掌心,两手一撮,便听咔咔之声频响,料想是那命牌已经碎裂成数块。

曲星面色更冷,若自己真的受这命牌所困,这一下说不定自己已经身死当场了,这王八蛋明显是起了杀心,竟是连一点预兆都没有。

他强忍出手的冲动,冷笑道:“是不是很诧异?”

“这不可能!”

梁英面色阴沉,倏地起身,长袍带起风声,双手一搓,命牌便已成灰洒落,见曲星依旧没半点反应,更是生出一股怒意来。

“凡事皆有可能。”曲星冷笑道。

也不知为何的,梁英隐声怒意的面色却是遽然一淡,变脸之快让他都有些侧目。

“也罢,既然你非我梁家之人,动起手来也便也没什么顾忌了,虽说有伤天和,但料想以你血肉炼药,当可成一味大补妙汁。”

话落便抬手,丝绦缕缕,每条都细若蛛丝,呈淡灰之色,那是一种灰败,带着诡异色泽便要朝曲星缠来。

这一番动手,当真是毫无预兆,但他快曲星却是比他更快,爆呵一声,仿若雷音滚滚,房梁之上灰尘扑簌簌往下坠。

“轰隆!”

一拳挥动,便似狂涛泻浪,劲气伴着莹辉而动,仿若天河道卷般狂暴,其势凶猛,一往无前朝梁英奔涌而去。

梁英眸光一闪,有一丝讶色,却是没想到曲星拳劲会这般凶猛,简直惊人,还未动作,就一觉一股大力压来,呼吸都微微一滞。

顿时身上神辉一闪,爆发出无数条丝绦来,满天飘荡,仿若一根根刀刃般刺入拳劲当中,而后疯狂搅动。

神辉如炬,有煌煌之威,拳劲虽狂暴,但却依旧被梁英所阻,只是顷刻间就被化解开。

曲星并不惊讶,这一拳只是随手而为,并未爆发全力,他虽无秘法,但就这拳劲爆发,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不过哪怕就是这随意一拳打出,也是叫那梁英为之色变,目露震惊之色。

一个元武之人,一个胎息境

身后有大能  第七十八章 轮殴

,两者差距难以计数,曲星却是硬生生以气力弥补等级差异,不得不说极为惊人。

他再动,一脚踱出,踏足地砖之上,地面都为之一震,内气卷动似狂风一般,身上涌出精芒,竟也有一丝神辉异色,让人难以忽视。

“轰隆!”

又是一拳打出,气劲之狂暴,似骤雨降临,瞬间席卷开来,顿时这小院之中响起闷雷声,两人身处的堂屋几根支柱咔嚓碎裂,被拳劲一绞,变成飞灰碎屑。

而后拳劲崩散开,更是将整个房子给崩裂开,顿时天光大亮。

梁英面色再变,他发现自己小瞧了眼前这少年人,这一拳的气劲之凶猛,便是他都被避开。

这般想也这般做了,身上神辉一卷,身影便已从曲星眼前消失,丝绦再动,凝成一缕,竟有小臂粗细,带着诡异色泽,在拳劲之中蜿蜒扭动,所过之处,拳劲顿消。

但也只是如此,曲星这一拳可是爆发了十万斤巨力,哪是那般容易抵挡的,顿时一个不慎,被拳劲擦着一缕,身上衣袍被绞碎开来,顿时露出里面的皮肉。

梁英一惊,终于是收起了小觑的心思,双手一抱,身上神辉如炬,带着惊人压迫力,仿若实质般将拳劲挡下。

他深吸一口气,显然这般举动便是他也觉吃力。

眸中寒光一闪,神辉再涨,身后不知何时生出一根树枝来,仿若老树枯藤,在神光之中摇曳,那无数丝绦就像是枯枝上的柳条般垂下,将他罩在其中,拳劲便难再近身。

这是他的元武异象,竟是被曲星两拳给逼了出来。

异象一出,曲星便觉周身似陷入泥沼,想要动弹都得耗费巨力,肉眼可见四周残垣断壁被丝绦扫过,碎裂成齑粉。

这丝绦竟是比刀芒都要锋锐,曲星不由一惊。

梁英面色阴沉,眸光冰冷,伸手一指身后树枝颤动,垂落下的丝绦便如发丝被风吹般舞动开,配以他此时一身卖相,更显恐怖森寒。

眼前无数丝绦朝自己缠绕而来,曲星咬牙,运气内气,身上爆发莹芒,竟是卷起一层光晕来,将周遭压力破开,顿时觉得身躯轻了不少。

“滚开!”

他挥拳,拳劲震动,莹芒闪烁仿若天星点点,与拳劲一道击出,更添威势。

顿时隆隆之音震响,本意垮塌的房子被这拳劲扫过,激荡起漫天烟尘,脚下地面都为之震动。

“轰隆隆!”

仿若闷雷,动静不小。

两者顿时碰撞在一起,丝绦半数泯灭,气劲也消散大半,而后便见剩余丝线一卷,朝曲星身后缠绕而去。

“娘亲小心!”阴瑶担忧。

“这小子有些阴损!”天王骓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而后就见梁英面色一喜,手一挥,丝绦回扯,本以为是将曲星身躯缠住,却不知拉扯回来一个什么东西,直直朝他飞来。

“希津津……”

天王骓嘶鸣,砂锅大的马蹄子往下一踏,梁英身上的神辉便被踏碎大半,他只觉眼前一黑,一个重物便朝自己狠狠砸来。

“嘭!”

“啊!”

先是一声闷响,接着梁英惨叫一声,下一刻便问咔擦一声,这人便喷出一口血来,还有数颗碎裂的牙齿跟着一通飞出。

天王骓乃是凶兽,这一踏之下出其不意,梁英顿时中招。

“这招叫踏星!”

天王骓怪叫道:“我若全盛之时,在这一蹄子下去,便是天星都能给蹬裂开!”

它似撒欢一般,在半空踏步,前腿独肢再次朝梁英踏去。

后者面色大变,顾不得一脸的血,飞速后撤,身后树枝颤动,丝绦倒卷,欲要将这一蹄子给涤荡下来。

天王骓正儿八经是与他同阶,更因身为凶兽,凶性惊人,一蹄子踏出,空气都被挤压成一团,仿若实质一般,使得那些丝绦难以寸进。

曲星闪身便已绕道梁英身后,再次挥拳,寂静之力爆发,一拳打出仿若山峰压下来一般厚重。

梁英大惊之下,那还顾得上身前的天王骓,神光颤动间便要闪躲,与此同时面色一狠,身后树杈上丝绦条条坠下,瞬间朝曲星缠绕而去。

便在此时,曲星身后神辉一闪,一道莹芒飞射而出,却是绕开那些席卷而来的丝绦,狠狠撞在梁英身后。

“打你!”

阴瑶斥叫一声,小手握拳,狠狠砸在梁英后脑勺上!

(求推荐票啦!大佬们多投点给老黄呀。)

咸宁治疗盆腔炎医院
咸宁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咸宁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咸宁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咸宁治疗阴道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